一步一步的从刘握了实权跟司马懿联合算计自己

分享到:
“别走了!等候多时了!”正当鲜于垠盯着狂风暴雪,正是跑得精疲力竭之时,忽然一阵马蹄踩着积雪的声音传来,虽然很轻,但是距离鲜于垠的兵马那么近,谁听不出来啊?
 
    鲜于垠听到身前的声音,猛然抬头,当场惊讶无比,指着眼前那人,吓的都已经说不出来话,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李通!你怎么会在这!”
 
    不错,此人正是李通,两路兵马,一是鞠义,一是李通,鞠义支援许亮和太史慈的战场,而李通好似早就来到鲜于垠会向东逃跑一般,赶到此地守株待兔,等着鲜于垠上钩。
 
    而此刻,大雪已经逐渐的笑了下来,李通更是不着急跟这鲜于垠一伙精疲力竭的人马厮杀,吹了吹肩膀上的雪花,邪笑道:“我家程仲德先生早就算到你会弃许亮不管而自己逃跑的!鲜于垠,你还有什么好说?”
 
    “什么……”鲜于垠诧异道:“这一切……这一切都是在算计之中!”
 
    李通无语的点点头,道:“那你以为这是什么?子义将军真的会傻乎乎的在你们大营门口叫阵三天而不想办法攻破?呵呵!笑话!他就是在等着我和鞠义将军的援兵!”
 
    “嘿!”鲜于垠愤怒的指向用拳头打自己,道:“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!妈的!”
 
    李通一听不乐意了,怒声道:“你还骂个屁!怎么着?还想要跟我硬拼不成?”
 
    鲜于垠很是郁闷的看向了李通,嘴角一撇,无语道:“还怎么硬拼啊!”说着往四周望了望,自己明显就是被李通包了饺子,想硬拼,那是找死呢,人家一看就是准备妥当,而自己呢?刚才只顾着低头跑,根本没有观察四周,进了被人的埋伏圈也是自己倒霉,自己现在都没了力气,更何况麾下的士兵了,打个屁!
 
    “不打了!不打了!”鲜于垠到时很坦率的喊了出来,“噗!”将自己手里的钢刀扔了出去,一下子掉进了雪里,道:“老子早他妈打累了,不大了!还希望辽侯能够给留我兄弟们一条命!”说着,还对李通拱拱手表示诚意。
 
    “将军!真的不打啦?”鲜于垠身后的人马还有些怀疑,倒不是因为他们奋不顾死,想要跟李通鱼死网破,而是他们害怕这鲜于垠就是假意投降,还有后路,但是这几个人也是个傻逼,就算是怀疑,或者说是鲜于垠真的有后路,哪有直接问出来的?
 
    鲜于垠愤怒的回头瞪了一眼说话那人,骂道:“还打啥!不打了!你要是想死就自己打去!”
 
    “哦哦!”身后那人赶紧连连点头,看来这是将军还真的决定投降了,赶紧扔掉手里的兵器,道:“我也不打了!”
 
    “我也不打了!”
 
    “我也是!”
 
    “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鲜于垠麾下兵马瞬间扔掉兵器,美其名曰“不打了!”而不是投降,这里有也是冠冕堂皇,就算是你打!你能够打得过吗?
 
    李通笑着点点头,看着鲜于垠麾下兵马扔出来的兵器,满意道:“诶这就对了!买卖不成仁义在,何况我家主公乃是仁主,你既然投降,肯定会优待的!”
 
    鲜于垠点点头,道:“好吧!走吧,我跟你回去!”
 
    “诶!”李通一摆手,笑道:“先不着急!”说着,李通一指自己的背后,对鲜于垠道:“还有老鲜于将军跟我去翼州,收复将军翼州的城池兵马啊!”
 
    “嗯!”这个时候了,也由不得鲜于垠再多说别的了,以李林的行事作风,只要自己投降,肯定是不会让自己死的,自己都投降了,翼州就算是自己不去,李通照样轻松打下来,还不如自己过去让麾下将士打开城池,也免得再造成死伤。
 
    李通点点头,道:“好!鲜于将军还真是痛快!”
 
    “走吧!”鲜于垠没好气的说了有一句。
 
    “走!”李通一招手,立即带着鲜于垠离开,而另有人押着鲜于垠投降的人马回到太史慈的大营交接,毕竟在清河,还是太史慈主事的…………
 
    而有了鲜于垠的帮助,翼州根本没有任何障碍的落在了李通的手里,鲜于垠别看这小子贪生怕死,但是还真是一个做汉奸的好材料,既然决定投降了李林,很是尽心尽力的给李林办事,自己亲自出马劝降翼州各城守将,当然翼州大部分也是他的亲信,鲜于垠一露面就赶紧打开城门投降了,但是也不免有几个文人,很是刚烈,不愿意投降,鲜于垠亲自赴险,进城劝降,有两次差一点发生危险,不过最后还是有几个无限的将整个翼州收复,虽然说是鲜于垠有立功的私心,但是这样的私心,可是给李林一方带来了莫大的好处,把李通看的都直乐…………
 
    而许亮呢?回到大营之后,压根没有任何的休整,第一道命令及时立即拔营,随即便带领剩下的兵马北上,灰溜溜的回了幽州,没有一丝的犹豫,临走前也是没有留下一句话,不管什么天,就是一个劲的进军,进了幽州。
 
    冀州三路兵马,出了高顺令邯郸军紧急撤离邯郸,奔着河内下了洛阳以外,剩下的两路兵马都是有了结果,冀州再一次回到了李林的手里,依旧由程昱执掌,但是拿下冀州之后,数九隆冬算是真正的到来了,冬季最寒冷的日子便是这个时候,根本无法征战的气候,也促使着这混乱的天下陷入的平静,而刘和呢?如今已经被憋在了这司隶之中,李林最近的兵马距离自己不过几百里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难道是天要往我吗?不该啊!不该啊!”一声声的哀嚎在洛阳的赵王宫殿之中回荡着,一旁的侍女听到了这个声音就好像是听到了狼叫一般…………
 
 第一百八十四章 刘和疯鸟
 
    一份份战败的奏报已经摆在了刘和的面前,刘和也终于体会到了自己的末日即将来临的恐怖,幸好是李林没有盯着寒冷的温度进攻,倒是让刘和还多活了这么一段时间,可是刘和何其了解李林,有仇必报,自己斗不过就是斗不过,这等死的时间可是比死了还痛苦。
 
    如今的刘和是欲哭无泪了,满心的后悔自己为何要跟李林作对,要是不这样,李林起码也会让自己做一个踏踏实实的赵王,并不会轻易的冒犯自己了,现在自己就剩下司隶几个郡的地盘,那李平的人马已经到了永宁,距离洛阳近在咫尺,如不是这数九隆冬的来临,恐怕已经打到了洛阳城下了,另外两面也是‘岌岌可危,可以说刘和如今的弹丸之地,就连刘和自己都没有信心可以反败为胜。
 
    “王!”已经习惯了刘和的痛苦的哀嚎,一旁的貂蝉不停的抚摸着刘和的后脑勺,就像是一个母亲在爱抚自己的孩子一般,可能在貂蝉的心中,这刘和有的时候对于自己来说就是一个孩子。
 
    “诶…………”刘和悲伤道:“爱妃,如今寡人大势已去!该当如何啊!”
 
    貂蝉淡淡一笑,夹杂着些许的凄惨,缓缓道:“王!你在我心中,永远都是这天下之主,永远都是至高无上的天子!”
 
    “天子!”刘和眼睛露出了迷茫,这是多么熟悉的字样,多么向往的称呼,曾几何时,自己会觉得自己距离那个位置是多么的近,但是现在呢?
 
    貂蝉点点头,柔情的说道:“对!王……不!陛下!你在我心中早就已经是皇上了!”
 
    “陛下!天子!”刘和喃喃说了两声,忽然哀叹一声,道:“诶…………但是现在有这样的称呼又有什么用呢?早知道,寡人还不如在那邯郸之中,陪伴爱妃,颐养天年呢?为何非要跟这李元杰拼个你死我活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陛下!”貂蝉重重的说了这两个字,有些埋怨的说道:“难道陛下后悔了吗?难道陛下宁可甘愿被李林踩在脚底下,也不愿意去拼上一拼,败了虽死犹荣,赢了手握天下吗?”
 
    “寡人…………”刘和愣住了,是啊,自己为何会这么的颓废呢?竟然还不如面前一个弱女子,自己心爱的女人都瞧不起自己,那还有谁会看得起自己呢?
 
    “对!”刘和的目光渐渐变了,重重的一点头,幽幽说道:“爱妃说的不错!寡人败了又怎么样,威震天下的辽侯李林,差一点就被寡人逼死,落魄到了胡人蛮荒之地以求庇护,哼!这天下还有何人能够做到!”这刘和也是喜欢大包大揽,这李林从遇险道现在,他除了残暴不仁,吆五喝六以外,其实也没做什么,但是没做什么不代表刘和没有一点的作用,若是没有刘和,这个计划一切都是一张废纸,没有丝毫的作用…………
 
    刘和紧紧的搂住了貂蝉,眼中好似有燃烧起了熊熊的烈火,总算是有了一点一方霸主的刚性,狠狠的说道:“我还有司隶四个郡,二十几座城池,我还有兵马!当年李林以不过以乐浪一郡,两千兵马起家,寡人怎么不成!寡人必将是人主!寡人凭什么会输!”
 
    “陛下!”貂蝉那表情好似是已经被刘和那模样所倾倒,很是崇拜的娇喘一声。
 
    “哈哈!”对于这样的浪叫,刘和很是受用,大笑两声,有些发神经的说道:“哼!这天下已经好久没有皇帝了,那么,就让我来坐着天下的皇帝吧!李元杰!你就算是在厉害,但是你依旧姓李!这天下!是刘家的!是我们刘家的!”
 
    听到刘和这样发疯的话,那个妄想症的状态,貂蝉有些茫然的看着刘和,皇帝,这个距离自己是多么遥远的称呼,最近的一次,那也是当年董卓以为天子选妃的名义,将自己接入宫中,不错,貂蝉一次次在刘和面前提到皇帝一词,那都是为了激励刘和,也可以说是让点燃刘和心中的激情,为自己所用,但是手握大权,又有何用呢?
 
    貂蝉一个普通的女子,以前甚至是一个低贱的侍女,但是一步一步,经历了一个一个的男人,王允,董卓,吕布,又到了现在的刘和,哪一个不是可以震动天下的人,就是因为这样,反而能让貂蝉更加的看透了这个世界,胜者为王,不管你用什么样的手段,只要最后胜利的权杖在你的说中,你就是这个天下的主人,不管是是不是姓刘,不管你是不是皇室宗亲啊,那么……貂蝉就像,这样的话,可不可以那胜利者,天下之主是个女人呢?比方说……自己…………
 
    野心的膨胀可能比任何东西的膨胀速度都要快,不管是男人女人,本来打着复仇心思接近刘和,勾搭上刘和的貂蝉,也就开苏演变成了一个痴迷于权利的貂蝉。
 
    但是权利这个东西,不是你想玩,想玩就能玩的,一步一步的从刘和手中掌握了实权,跟司马懿联合算计自己最大的威胁李林,知道最后长安一役,本以为李林已经兵败身死的貂蝉,都认为自己距离自己梦想的位置是多么近,就像是刘和想着自己距离天子的大位是那么近一样,可是……貂蝉还是高估了自己,也可以说是低估李林的实力,甚至是忘了这天上早就有了的安排,天命所归,不是你想让一个人死,那人就会死的。
 
    处处算计,换来了如今的凋零,当接到司马懿西北而走从此失踪的消息之后,貂蝉知道,自己依旧是司马懿手里的一杆枪,胜了他会将自己举过头顶,败了就会直接将自己仍在地上看也不会多看一眼,而平时,可能自己就是他手里的一杆兵器,一个利用的对象而已,现在只剩下自己一个了,一个其实并没有太大能耐的女人,加上…………
 
    貂蝉看了看搂着自己的刘和那张有些变色的脸,心说“到最后陪伴自己的,也就剩下这么一个一直傻乎乎的,爱着自己,但是有被自己利用的男人了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爱妃!”刘和感慨了一阵之后,忽然冷漠了下来,喊了一声貂蝉。
 
    “陛下!”貂蝉回答了一声。
 
    刘和缓缓的说道:“其实你做过的一切!寡人都知道!无论是高顺,司马懿,亦或是那个暗刺…………”刘和的语气很平缓,并没有什么波澜,但是这话却在貂蝉的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。
 
    刘和说他都知道,知道自己做了什么,这……这怎么可能!
 
    貂蝉下意识的推开了刘和,看着刘和那张脸,这张脸如今已经有变了表情,竟然露出了貂蝉已经好久没有见到的睿智,貂蝉那惊讶的表情自然不用说了,但是貂蝉又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?
 
    “怎么会……他怎么会全知道?难道是在试探我?还是…………”貂蝉的心中不停的回荡着这样的声音。
 
    刘和还是率先说话了,看着貂蝉,很是淡定的说道:“爱妃,其实自从你故意接近寡人,寡人便已经知道了你的用意,以为你只是想着为吕布将军报仇,这又有何难,寡人若要取天下,与那曹操必然有一场恶战,但是后来…………”说着,刘和伸出了手,摸向了貂蝉的发髻,貂蝉竟然下意识的想要躲开,但是动作一出,貂蝉有停下了,刘和看着自己的那个眼神,竟然让自己觉得无法动弹。
 
    爱惜的抚摸着貂蝉,刘和接茬说道:“但是后来,寡人真的是深深的爱上了爱妃你,寡人就想着,这天下,这美人,寡人全要!全要!受

欢迎转载天空彩票交流群618868_交流群618868天空彩票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天空彩票交流群618868_交流群618868天空彩票 » 一步一步的从刘握了实权跟司马懿联合算计自己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