便没有碰你大营一下都是幽辽子弟主公也不愿意

分享到:
 许亮的实力明显不如太史慈,太史慈林刀一甩,罡气袭人,就连落下来的雪片到了这林刀周围也是立即改变了方向,许亮虽然实力强盛,但是面对太史慈,依旧是堪堪抵挡,太史慈猛攻三刀,随即一脚将许亮踢翻在地。
 
    “唰!”太史慈站在地上,林刀一指,顶在了许亮的面前,许亮冰冷的脸上终于看到了一点不甘的表情。
 
    太史慈狞笑的看着许亮,抽空回头看了一眼后面,鞠义那一杆黑色的辽旗已经距离自己越来越近,太史慈冷笑出来,回过头看着许亮,厉声说道:“畜生,看到了吗,今日就是你的死期!看在多年兄弟的面子上,老子给你一个痛快!”说着,太史慈一抽林刀,作势就要向许亮的心口狠狠地刺下去。
 
    “刀下留人!”忽然一声爆喝想起,太史慈一惊,而许亮刚才在太史慈抽刀的那一刻,冷酷的脸色已经大变,那样的滋味,根本无法形容,不甘,不愿意,甚至是些许的后悔都有。
 
    一声爆喝是无法让太史慈收手的,林刀依旧是朝着许亮刺了下来,“当!”一声脆响,飞来的一支长枪打在了太史慈和许亮的之间,正好就是林刀的位置,太史慈的林刀一下子给打了回来,太史慈为之身子都是一晃。
 
    “妈的!谁!”太史慈一声大骂,回头就要去找这长枪的主人,刚才太史慈要杀许亮正是,浑身杀气已经憋足,根本听不清那一声爆喝的声音,满脑子都是立即就要将眼前的这个叛徒干掉,但是已被打扰,太史慈心中烈火燃烧的更加凶狠,回头都想先干掉这投来长枪的主人。
 
    “子义!”就看到鞠义已经策马杀开重围疾奔而来,看到太史慈满脸杀气,立即说道:“程昱大人有令!放许亮走!”
 
    “什么!”太史慈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竟然有人说要放这个叛徒走,太史慈立即喝道:“那程昱好大的胆子,莫非是要背叛主公!”
 
    “吁…………”鞠义赶紧停下马来,四周的战事在自己的介入之后,已经瞬间进入了尾声,毕竟多时幽辽子弟,很多许亮麾下的事情看到已经两面被围,所以纷纷放弃了抵抗,放下武器投降,只有许亮少数的亲信还在死磕,也是行将就木,只不过心中还有许亮这主公而已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子义!”鞠义知道自己的话肯定会惹来太史慈,甚至大部分人马的不满,愤怒,但是鞠义还是要说,不惧太史慈那杀人的目光,鞠义道:“子义,程昱大人刚刚接到主公之令,放许亮回幽州!”
 
    “咋么可能!”太史慈当然依旧是满脸的不相信,就连已经躺在地上的许亮,那脸上都是些许的惊讶,当然了,可能自大许亮叛变一来,脸上的表情都要比正常人缩小不知道多少倍。
 
    太史慈喝道:“主公疯了吗?怎么让我放过这个叛徒!不对!不对!主公在西北,那个传递消息之人肯定是敌人的奸细!你么都被蒙骗了!看我杀了这个小子!”说着,林刀又要刺了过来。
 
    “子义!你这个干什么!切莫冲动!”鞠义当然不能看着太史慈铸成大错,赶紧拦住太史慈的林刀,道:“此乃主公指令,莫非你也想违抗吗!”
 
    鞠义的言语很是激烈,太史慈立即瞪了过去,鞠义还道:“血衣传过来的指令肯定不会错的!子义!这真是主公的意思,主公自由深意,子义莫要犯错!”打个巴掌给个甜枣,鞠义激烈的阻止太史慈之后,语气立即缓和下来,劝阻太史慈。
 
    “啊!”太史慈怒吼一声,满脸的痛苦…………
 
 第一百八十三章 冀州最后之战(5)
 
    “子义!莫要铸成大错!”鞠义仅仅的握着李林的右臂,重重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呼…………”太史慈呼吸越来越重,那眼中的怒火眼看着都要爆了出来,缓慢的回过头,看着倒在地上的许亮,满心不愿意的厉声道:“畜生,你看看!你看看!主公是怎么对你的!你竟然背叛他!他都不下令杀你!不杀你啊!”
 
    而在地上的许亮本来冰冷的脸上已经大变,“不杀我!主公竟然下令放我幽辽!这……这怎么可能!”许亮喃喃的说道,竟然忘记起来,没人会抓他,连太史慈都已经屈服,谁还会管许亮呢?
 
    “为什么!为什么主公不杀我!”许亮并没有激动,看着太史慈和鞠义这两个熟人,语气坦然的说道。
 
    太史慈依然怒瞪着许亮,而鞠义缓缓的送来了太史慈的胳膊,看着许亮道,脸上也微微露出了痛苦的样子,缓缓道:“许亮,你自己好自为之,本来我可以从背后先攻占你的大营,但是程昱大人吩咐,便没有碰你的大营一下,都是幽辽子弟,主公也不愿意看到他们相互残杀,你滚回幽辽吧!主公……自然会找你的!”
 
    许亮听了鞠义的话,眼神呆滞的缓缓的站了起来,身上都是雪水与血水的混合物,站了起来,在太史慈和鞠义面前犹豫了几秒钟,还是缓缓回过身,前面的士兵也是愣愣的看着许亮,随即又看了看太史慈和鞠义。
 
    太史慈一挥手,恶狠狠的喝道:“主公下令!放他走!”显然太史慈也要给麾下的将士解释明白,这是主公李林的意思,并不是自己的意思,用李林来压他们,就像是鞠义用李林来压太史慈一样,有用!
 
    众人在震惊的目光下,缓缓的让开了道路,鞠义回头,喝道:“把俘虏也都放了,跟着许亮回去!”
 
    “什么!”太史慈低吼一声,对鞠义道:“难道还要给他留着兵马反主公吗?”
 
    “诶…………”鞠义叹了一声,看向已经从士兵们让开的通道出去的许亮,幽幽说道:“许亮虽然反叛主公,但是他不是傻子,让他自己好好想想吧!主公之用意!还要慢慢的体会!”
 
    “妈的!”太史慈不满的骂了一声,没说话,一摆手,麾下士兵当然明白,那脸上更是奇形怪状,看了看已经投降的事情,没好气道:“滚吧!”
 
    被俘虏的士兵千恩万谢,赶紧起身,跟随在了许亮的身后离开…………
 
    风雪依旧,许亮带着残存下来的人马,盯着狂风暴雪的向前走,没有一个人的腰板是直起来的,特别是许亮,缓缓的将脑袋上的头盔摘了下来,扔在了地上的雪中,挥手将裹在脑袋上的头巾一撕,一头嘈杂的长发倾泻而下,朔风一吹,四散飞扬。
 
    好像这样才能让自己快速的冷静下来吧…………许亮心中默默的想着,继续踩着积雪向前走,背影落寞,凄凉,更是无奈…………
 
    许亮被击败那是司马懿早就料到的事情,但是司马懿可是得到了两股兵马前来的消息,那么另一股兵马呢?
 
    “兄弟们!快点走,等到了翼州咱们的地盘上就好了!”鲜于垠带着自己的兵马苟且偷生,连大营都不会,粮草和辎重都不要了,赶紧往东跑。
 

欢迎转载天空彩票交流群618868_交流群618868天空彩票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天空彩票交流群618868_交流群618868天空彩票 » 便没有碰你大营一下都是幽辽子弟主公也不愿意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