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士彟请他入幕不过是看中他“能掐会算”的本

分享到:
潘娇娇一听大都督要请她的儿子入幕,当真是喜出望外,忘形之间,差点儿脱口替儿子答应了。不料李鱼却未见喜色,反而沉吟起来。
 
    武士彟请他入幕,不过是看中他“能掐会算”的本领了,但他哪里真的懂得占卜算卦,就算他不嫌麻烦,想做个料事如神的活神仙,不厌其烦地反复“倒档”,他能“提前预
 
知”的也不过就是一天之前的事情。
 
    一方封疆大吏,不知有多少军国大事需要幕僚为之参谋筹划,而这些事情都是要有敏锐的眼光,能够看到今后几年甚至十几年的形势变化才行,他这个活神仙一旦入幕,恐怕
 
立马就得露怯。
 
    再者说,皇帝赦延今年死囚一年寿命的事儿,恐怕用不了多久也该传到此地了,到时候死囚的身份曝光,他纵然再有本领,武士彟又岂能请一个死囚为幕僚?更何况,一旦被
 
拴在幕府,他又如何逃出法网?
 
    前后因果、利害得失一旦想定,李鱼的心便稳了下来,他缓缓抬头,目光清澈、神情安闲,向武士彟恬淡地一笑,云淡风轻地道:“不瞒都督,只因家慈在堂,小子才告别师
 
门回归故里,侍奉于母亲膝下。
 
    但小子从未忘记师父的教诲,软红十丈,大千世界,未尝不是锤炼我志、洗涤我心的一种修行。一旦入幕,俗事缠身,恐怕小子就要迷失了自己。一箪食、一瓢饮、虽在陋巷
 
而不改其乐,才是小子的志向啊。”
 
    武士彟一听,顿时肃然起敬,瞧瞧人家,这才是高人风范啊!
 
    一向对术士有所敌意的李伯皓再度望向李鱼时,眼神儿也是大不相同了。如此淡泊名利的世外高人,与之一比,自己哥儿俩简直是俗不可耐。
 
    小丫头华姑、甚至她那个温婉好羞姿容娈丽的姐姐武顺,都用无比敬仰崇拜的目光看着李鱼,李鱼心中登时飘飘然起来,这个x装的,我给自己99分,多给一分我怕太骄傲啊,
 
哈哈……
 
 第044章 母以子贵
 
    “你这个死孩子,你怎么那么傻!都督老爷请你入幕,那是何等的荣耀。一旦入幕为官,辅佐武大都督,你就吃香的喝辣的,瘸子穿大衫,抖起来啦!你怎么就不答应呢!”
 
    一离开都督府,潘娇娇就恨铁不成钢地骂起了儿子。她是真气呀,这是多好的机会,李家的祖坟得冒多少青烟,才能成就这样一个了不起的后代,加入利州都督的幕府,那可
 
是大富大贵呀。
 
    偏生这混账儿子不争气,管他是什么活神仙,在母亲眼里,那就是自己的儿子,于是乎,潘娇娇一路走一路骂,说着说着食指就恨恨地在李鱼额头戳那么一记,戳得李鱼头昏
 
脑胀。
 
    “娘,不是孩儿不肯答应,是师父说过,要潜心修行,术法才有效,我一旦做了官,整天忙于公事应酬,这术法就不灵了嘛!”李鱼实在没有办法了,只好抬出便宜师父苏有
 
道来搪塞。
 
    “怎么就会不灵了?若是不能为官,不能大富大贵,那学这本事何用?你师父一定是吓唬你的,怕你耽于享乐,不肯好好用功。”潘娇娇正愤愤然地教训着儿子,迎面郭怒走
 
了过来。
 
    “李鱼,怎么一大早就出门了,害我傍晚还得再来一趟!啊,潘娘子!”郭怒这才看到李鱼是与母亲一起回来的,忙向潘娇娇抱了抱拳。
 
    奇妙的是,郭怒的人屠气场,越是男人越能感受强烈,反而是女人,不会觉得他有多么凶恶狰狞,顶多就是沉默寡言了些。大概是因为男人更具攻击性,所以对攻击性尤胜于
 
他的人,也就有了更强烈的感觉。
 
    潘娇娇虽然知道郭怒是刽子手,倒不怎么怕他,便道:“郭师傅,你找我儿作甚?”
 
    郭怒已经僵化的脸部肌肉牵动了几下,向她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:“正要说与潘娘子知道。我有一个远房表妹,与令郎青梅竹马。我看令郎年纪也不小了,合该成家立业,所
 
以想说合他们二人。”
 
    潘娇娇想了一想,疑惑地道:“你的远房表妹,与我儿青梅竹马?啊!你说的莫非是叶非非?”
 
    郭怒喜道:“不错不错,就是她。潘娘子还有印象?”
 
    潘娇娇一脸嫌弃,扬起头道:“我没记错的话,你们家非非都嫁过两回人了。”
 
    郭怒有些尴尬,咳嗽两声道:“头一个……应该不算的。”
 
    潘娇娇大着嗓门道:“凭什么不算?她嫁过去了啊,虽说嫁过去三天,她男人就翘了,可总归是嫁过人了。”
 
    郭怒尴尬地道:“小声点儿,潘娘子小声点儿。”
 
    李鱼一旁瞪大了眼睛,看着郭怒,嫁过两回人了?上次郭师父可没这么说过。
 
    潘娇娇道:“那后一个男人,还给她留下一儿一女吧?我儿可还娶过媳妇呢,怎么能要她,她是嫁过两回的妇人也就罢了,还带着两个孩子。”
 
    潘氏娘子瞟了李鱼一眼,傲娇地扬起下巴,睨着郭怒道:“你可知道我家小鱼儿何等的本领、多大的出息?”
 
    郭怒一脸茫然:“啊?”
 
    潘氏娘子无比荣耀地道:“我们利州大都督武老爷都亲口夸过他的,你知道吗?”
 
    郭怒继续茫然:“啊?”
 
    潘氏娘子脸上放光,道:“都督大老爷还要请我家小鱼儿入幕府为官呢,可我家小鱼儿嫌都督府这座庙小,没答应。这事儿你知道吗?”
 
    郭怒依旧茫然:“啊?”
 
    潘氏娘子不屑地瞟了他一眼,道:“就算是黄花大闺女,也得我家鱼儿挑拣挑拣,模样儿啊、身段儿啊、出身啊、家世啊、人品啊、名声啊、性情啊、脾气啊,嫁妆啊,但凡
 
有一样看不上眼,都得再核计着,婚姻大事啊,能随随便便草率决定吗?”
 
    郭怒茫然地看看不可一世的潘娘子,又看看李鱼,这什么世道,怎么一个死囚犯都如此嚣张了?
 
    李鱼向他急急打着眼色,生怕他气极败坏,把自己依旧是一个死囚的真相告诉母亲。
 
    郭怒讷讷地咽了口唾沫,潘氏娘子显摆够了,这才很大度地向郭怒摆了摆手:“算了,你总归是一番好意,奴家也就不与你计较了。联姻这件事,休要再提。我家鱼儿若是想
 
娶媳妇,只消放个口风儿出去,大姑娘们能从这巷子口一直摆出东门儿去你信不信?”
 
    潘氏娘子摞下这句话,便拉着儿子洋洋得意地拐进了巷子,独留下人屠郭怒风中凌乱。
 

欢迎转载天空彩票交流群618868_交流群618868天空彩票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天空彩票交流群618868_交流群618868天空彩票 » 武士彟请他入幕不过是看中他“能掐会算”的本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